您的位置:

首頁 >> 科學普及 >> 生態自然


那些動物界的美食家

[ 來源:蝌蚪五線譜 | 作者:本站 | 發布時間:2019-07-01 | 瀏覽:925次 ]

如果你以為“吃”對于動物們來說只是一種填飽肚子的行為,那就大錯特錯了。許多動物在飲食上講究起來絲毫不遜色于人類,它們為了獲取美味食材不僅甘愿上山下海,還有著一套套加工珍饈美味的獨家秘方,有時甚至會親自種菜,吃得可能比咱們還豐盛呢!

食蟹獼猴——趕海達人

美食家1_副本

(圖片來源:Crisco 1492/Wikimedia Commons)

最近社交媒體上,趕海視頻非常火,主播們一桶一桶地白撿海鮮看起來實在過癮,其實動物界也有這樣的“趕海達人”,那就是食蟹獼猴。

食蟹獼猴主要分布在東南亞熱帶的河流沿岸和沿海地區。有一條比身體還長的尾巴,有個別名叫“長尾獼猴”,它們經常在退潮后捕捉海灘上的螃蟹和貝類,然后靈活地使用石頭等工具敲開堅硬的外殼享用。

食蟹獼猴是“靠海吃海”的典型。它們平時在海岸的樹林中活動,憑著天生的平衡感在樹間自如穿梭,摘取各種果實,有時也會抓抓小鳥換個口味。一旦下海又展示出,極佳的水性,游泳潛水都不在話下,各類海鮮自然也就成為了它們的盤中餐。

食蟹獼猴在美食家之外還有另一個身份——實驗動物,由于食蟹獼猴與人類的相似特征較多,人工養殖起來也方便,經常用于醫學和藥物實驗,世界上首例體細胞克隆猴就是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克隆出的食蟹獼猴。

鸚鵡——辣?不存在的

美食家2

(圖片來源:pixabay)

都說四川人吃飯“無辣不歡”,如果你養過鸚鵡,也許會發現有的鸚鵡也很愛吃辣椒,一根接著一根,完全停不下來。許多鳥類都有這種“四川人屬性”,不過鸚鵡是常見的寵物鳥,這種習性更容易被觀察到。

難道鳥兒們不怕辣嗎?這一切還要從鳥類的味覺說起。不同的鳥類有著不同的“味覺感受器”,與它們的食性相匹配,有的鳥類沒有“辣味感受器“,不怕辣;有的鳥類則沒有“苦味感受器”,不怕苦。對于那些感受不到辣味的鳥來說,拿辣椒當飯吃自然不會感到不適,辣椒紅紅綠綠的鮮艷色彩反而非常吸引它們的注意,令它們食欲大增。

甚至有一種看法認為,辣椒的辣味就是專門為了鳥類進化而來的,目的是讓自己的種子傳播得更遠。辣椒的種子很小,通常會被動物一起吞下,經過咀嚼、消化再排出體外的辣椒種子受到嚴重破壞,基本不能再發芽生長。

但鳥類比較特殊,它們沒有牙齒,消化道和消化時間都很短,還會四處飛行拉便便,它們吃了辣椒,種子被排出體外時仍然比較完好,可以傳播到很遠的地方,而且糞便還能當天然肥料,簡直是理想的傳播者。于是辣椒便主動進化出了“辣椒素”,讓對辣椒素敏感的哺乳動物們敬而遠之,好把自己留給沒有“辣覺”的鳥類享用。

虎鯨——殺手的舌頭宴

美食家3

(圖片來源:Robert Pittman/Wikimedia Commons)

烤牛舌、鹵豬舌,醬鴨舌……說起這些舌頭做成的美食,口水都要流下來啦。舌頭肉質特殊,口感脆嫩,經常被做成各種美食,但別以為只有人類會享用這種美食,虎鯨也很愛吃其他鯨類的舌頭。

已有不少觀察發現,虎鯨在圍剿其他鯨類后,會鉆進它們的口中,吞掉唇、舌和下顎,然后拋棄剩下的身體部位揚長而去,有時甚至不等殺死獵物,直接“生吞”舌頭。海洋中偶爾會出現一些沒有嘴唇和舌頭的鯨魚,多半是遭受過虎鯨的襲擊。

虎鯨別名“殺人鯨”,但它們很少傷害人類,更確切的名字應該叫“殺手鯨”。它們的智商很高,獵殺技巧高超又頑皮,在捕獵時會進行團隊協作,兵分幾路埋伏在獵物周圍,時機到了便左右圍堵,等到獵物四下逃竄精疲力盡后,再用巨大的身體對之進行壓迫,使其溺水而失去行動能力,然后趁獵物痛苦地張嘴掙扎時吞食它的舌頭。

憑借這種過人的捕獵本領,虎鯨還曾與澳大利亞原住民合作捕鯨,作為回報,原住民會將捕到的鯨魚嘴唇和舌頭掛在船外給虎鯨吃,這種合作方式就叫做“舌頭法則”。虎鯨在獵殺鯊魚時也會出現類似的“浪費”行為,有時它們會“如外科手術般“精準地吃掉鯊魚的肝臟,然后留下失去肝臟的鯊魚軀體在海中游蕩。

海獺——海鮮刺身,現撈現砸

海獺

(圖片來源:Judy Gallagher/Wikimedia Commons)

海膽、螃蟹、鮑魚……這些奢侈的海鮮大餐對于海獺來說不過是平日的“粗茶淡飯”。

海獺喜歡的食物通常都帶有堅硬的外殼,特別是海膽還長著一身尖刺,不過海獺有一種“去殼秘術”,操作起來姿勢還挺萌。長著一身蓬松毛發的海獺能夠輕松地“仰臥”在海面上,得到海膽之后,它們會拿一塊小石板墊在胸腹部,然后靈活地用兩個前肢握住海膽開始表演“胸口碎大石”,有時也會用石頭去敲敲海膽,邊敲邊觀察,直到外殼裂開,上嘴一吸,現撈海鮮刺身簡直太鮮美啦!

更有趣的是,吃海膽這種行為也許會讓海獺成為維持生態平衡的功臣。海膽以海藻為食,而海藻是一種能吸收溫室氣體的植物,如果沒有海獺出馬,任由海膽肆意繁殖并大量吞食海藻,會導致溫室氣體增加,其他以海藻為生的海洋生物也會面臨食物短缺,最終導致生態失衡。

紅松鼠——機智的甜品大師

松鼠_副本

(圖片來源:Ryan Hodnett/Wikimedia Commons)

動物界有不少嗜甜的美食家,但會自己制作甜品的并不多。北美地區的糖槭樹林里就生活著這樣一群機智的紅松鼠,它們平日以各種堅果、種子、蘑菇、漿果或者昆蟲為食,到了冬天食物不足的時候,就通過親手制作的楓糖漿來獲取營養。

楓糖漿是北美地區的特產,由糖槭樹木質部的汁液制成。在冬末或早春,樹木即將發芽的時候,糖槭樹內的淀粉會轉化為糖隨著汁液輸送到樹干和樹枝,此時是采集楓糖的最佳時機。人工采集的方法很簡單,先在樹上鉆好洞,然后插入導管,將流出的汁液導入桶里收集起來,最后再通過熬煮和蒸餾的方式濃縮汁液,使之變得粘稠,即可得到美味的楓糖漿。

紅松鼠采集和制作楓糖的手法就像是一個熟練工人,它們會用尖銳的牙齒在糖楓樹上咬出深深的凹槽,讓汁液流出,然后并不急著享用,而是先離開一段時間,等著汁液中的水分在陽光中充分蒸發后再回來,此時汁液的甜度大幅上升,紅松鼠就可以大口舔食DIY濃縮楓糖了。除了制作楓糖漿,紅松鼠也會對糖楓樹的芽和花“下嘴”,讓糖槭樹的種植者們很是頭疼。

切葉蟻—培植真菌的小螞蟻

美食家6

(圖片來源:William Warby/Wikimedia Commons)

吃貨到了一定境界,會從源頭上嚴格把關食材,甚至像切葉蟻一樣“下地務農”,自產自銷。

切葉蟻分布在熱帶雨林地區,名字來源于將花草樹木的葉片切下來帶回巢穴的習性。帶回家的葉片會被進一步切碎,用于培植它們代代相傳的真菌,切葉蟻種的真菌不會長成人們平時吃的蘑菇那么大,但也足以為蟻群供應食物。

為了栽培真菌,切葉蟻在內部進行了明確的分工。有的負責探路和尋找葉片,有的負責把葉片從植物上切下,有的專門負責將切下的葉片分割得更小,還有的負責搬運樹葉,甚至還有一些成員負責修整搬運樹葉的道路,護送搬運隊伍平安抵達。將葉片搬運回巢穴后,又有另外的成員負責清理種植基地、將葉片嚼碎作為培養基以及播撒菌絲。真菌長成后,負責收獲的小分隊就上線了。每只切葉蟻各司其職,就像一個迷你農業公司。


360彩票老时时彩